二莲 作品

葡京注册赌场

    要走的人员名单定下来。

    尽量让那些孙府的家奴跟着走,凡是孙府的外雇的人,尽量留在登州。

    因为大爷考虑到,不能把家搬空了。

    在登州这边,地亩与门面也还是要人手的,大爷还要做生意。

    大爷跟老太太以及三太太商议过了,大爷暂时留在登州,照应这边的事情。

    所以这样一来,大太太以及大爷的一个姨太太就留下来照顾他,其余两个姨太太都得跟过去,两个姨娘生的年纪较小的小姐,还得在那边要人照应着上学!

    本来是打算教家学的老先生过去,但是老先生临了又决定不去了,觉得自己年事已高,不愿意再背井离乡。

    这是能理解的,孙府只得备了谢礼,又帮他写了推荐信,在本地一个大户人家仍旧为府里的少爷小姐任教。

    南城那边乃国之中心,皇城脚下,还怕找不着先生吗?

    再说年岁大些的少爷,因为老爷的官级,他们是可以进国子监的!

    至于像莲儿这样的,识点字就成,又没打算她们将来科举及第,出将入相的。一般的先生在家里教一教,也就行了!

    孙府的举家南迁,工程巨大,行李就装了十几辆大车。

    因为是长途,所以孙府的女眷,就不能每个人一辆车了,这得一车做两三个主子,外加丫鬟妈妈们跟着侍候。

    至于小少爷们,根本就管不住,他们忽而爬到这辆车上,忽而爬到那辆车上,说是找哥哥姐姐说句话什么的,主子也不大管他们。

    孙府的小姐倒是安静,约好两三个一辆车,又坐了跟着的两个大丫鬟照顾着,倒也省事。

    孙府委屈谁,都不能委屈了小姐,跟着她们的,还有专门的床车,就是谁困了,身体不舒服了,可以到这床车上去睡。

    莲儿自然是上蹿下跳,她才不愿意跟小姐们一辆车,她爬到了她哥哥戎儿车上,那里还有周大清,她把跟他们的两个小子给赶了下去,带了马丫坐在上面。

    这周大清在离开的头一天,去跟老太太说了,说旅途劳累,太无聊,他们能不能捉个蛐蛐,在车上玩。等到那边南都,就不玩了?

    刚好那个时候三太太进去,老太太就笑道“这事你跟你三舅母商量去,可别来问我!”

    三太太就看着周大清,不发一言。

    周大清觉得无趣,就想遛,嘴上说“我就是说说,不让玩,我们不玩就是!”

    铃铛就笑了,对三太太道“这清少爷平常倒是挺好的,老实本分,不像戎少爷,他可是不甘寂寞的一个。这一路上,戎少爷要是要马骑,路上惹个事什么的,他欺负了别人倒也没什么,可要是遇到个硬茬,被人给打了,那可怎么得了?”

    这话,是戎儿私下里请了铃铛帮他说话的。他们要想路上玩斗蛐蛐,必须过三太太这一关。

    于是戎儿跟周大清想到的是里应外合,要是能拿下老太太,也就等于这事成了,要拿下老太太,必须要铃铛配合,多分铃铛帮他们说句话,比他们自己说多少句都强!

    老太太听说戎儿骑马,这倒是个事。

    戎儿十三岁,他可是练武出身,但是平常骑马那都是有人跟着,又不是长途跋涉。

    十三岁的戎儿虽然不是那种不讲道理的人,但是年轻气盛,在外与那些小地痞偶尔打个架也是有的。

    可到了别人的地盘上,再不能惹事了。

    老太太上心,那三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