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与诗云 作品

葡京注册赌场

    一个小师妹嘴快“师父你别乱点鸳鸯谱了,师姐要是过去和唐予白叙旧,人家的小师妹还不知道怎么伤心难过呢。”

    看长老皱起眉,小师妹小嘴叭叭地说个不停“就是那个,好像是叫顾淼儿吧?在秘境里和唐予白可是搂搂抱抱,一点都不避讳的。”

    说到这个,小师妹那是一个不高兴。凤栖梧可是她的偶像来着,如今偶像遇到这样的事情,小师妹自然是挺身而出帮偶像说话了。

    更何况秘境里顾淼儿还和她动手了,将她打成重伤,要不是师姐给她服下了九转紫金丹,她能不能活着回来还是一个未知数呢。

    长老皱起眉,不着痕迹地看了眼唐予白身边楚楚可怜的顾淼儿。她正咬着唇,满眼担心地看着唐予白,手指还抓着唐予白的袖子。

    在云水宗弟子们的面上扫了一眼,看众人都是见怪不怪,长老心里就什么都明白了。

    他点点头“那就不要过去了,这件事掌门师兄自然会做主的,你们试炼这么久,也很辛苦,就先回宗门休息吧。”

    “是,多谢师叔。”

    看剑宗和云水宗的弟子们都离开了,剩下的各派弟子们那叫一个热闹。修士也是八卦的好吗?试炼的这段时间,剑宗找云水宗的麻烦,他们这些小门派的弟子们跟在后面可是捡了不少便宜。

    如今出了秘境,众人自然是眉飞色舞。剑宗为什么找云水宗麻烦,唐予白不说,难得别人不知道吗?大家都不傻好吗?

    看唐予白和顾淼儿那么亲密,再想到唐予白和凤栖梧的婚约,众弟子都为唐予白鞠了一把泪。

    你说你怎么这么贪心?凤栖梧不好吗?天资又高,长地又漂亮,处处不比这顾淼儿强?

    谁要是有了凤栖梧这个未婚妻,谁还会看外面的女修一眼啊。如今看剑宗对云水宗淡淡的,可见以后两派的关系也不会那么地亲密了。

    如此一来,别的门派不就有了崛起的机会?众宗门长老的心思浮动,琢磨起了后面自家宗门的发展。

    路上剑宗的长老已经将事情的经过都了解了,越是知道,这位长老就越是生气。

    “竖子无礼!欺人太甚!”

    长老的胡须都气地翘了起来,众弟子全都点头,现在想想对唐予白下手还是太轻了!看师叔和师兄弟们维护她,凤栖梧心里暖洋洋的。

    “师叔别生气了,气坏了自己不值得,他既然和别人有情有义,那就成全他好了,左右就见了两次,能有什么感情?”

    这就是凤栖梧的性格,当断就断,根本不会拖泥带水。

    长老点点头“是这个道理,你们要记住,这个世界上,男女情意是最容易生变的,一次不忠诚,以后就不要再相信他了,这个世界上能够倚靠的永远都只有自己。”

    这要是姜蝉在,听到的这番话,绝对会格外赞同。

    “师父,你可要给我做主。”当先为凤栖梧出头的小师妹扯着师叔的袖子“在秘境里那个顾淼儿将我打成了重伤,要不是师姐给我紫金丹,我肯定就见不到您老人家了。”

    “怎么回事?”听到小弟子受伤,师叔坐不住了。这个是他的小徒弟,也是他本家的一个侄女,平时很得他的欢心。

    “还不是唐予白干的好事?他和顾淼儿卿卿我我的,我看不过去说了几句,急眼了就动手了呗,哪里知道这个顾淼儿下手这么狠?”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