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椤 作品

葡京注册赌场

    小佑琛挽起裤腿,把竹篓系到腰间,走下河去。

    “哥,把竹篓给我呀!”

    “行了,你就负责看就行,我才不想你一不小心又把手夹了。实在等得无聊,你就玩会水吧!那样也凉快一点。”

    小佑琛说完,埋下头去,开始在河岸旁泥洞里翻找虾蟹。

    小双凝愣了半响,才无奈的应到“噢!”

    她脱了鞋,挽起裤腿,坐到河边,把双腿在河水里拍打得啪啪响。

    “哥,我这样不会把虾给虾跑吧?”

    “没事,这河里虾多得是,跑那么一两只无所谓,只要你开心就好,没有什么比让我妹妹开心更重要。”小佑琛抬起身来,笑着回应小双凝。

    小双凝听小佑琛这么说,更加的肆无忌惮,双脚拍得更加的用力。笑得合不拢嘴,那笑声回荡在空气中,让人听了都忍不住同乐。

    她的双脚更加用力拍打着河水,情不自禁的唱起歌来。

    让我们荡起双桨,小船儿推开波浪,海面倒映着美丽的白塔,四周环绕着绿树红墙,小船儿轻轻飘荡在水中,迎面吹来了凉爽的风……

    小佑琛向来喜欢小双凝那黄鹂般的声音,现在听到小双凝唱歌,他心里更是荡起千翻浪,更加的有激情,有动力。

    他一边抓虾,一边也小声的跟着小双凝哼唱。

    “凝凝,哥就喜欢听你唱歌,听你唱歌做事都更有劲。”

    “真的吗?那我还唱给你听,一直唱,唱到你把竹篓装满为止。”

    “好啊!只要哥想听,凝凝随时随地都可以唱给哥听。”

    “这可是你说的噢!不许反悔,长大了也不许反悔。”

    “当然,不信,拉勾。”小双凝伸出小拇指,做出要同小佑琛拉勾的姿势。

    小佑琛看着小双凝那认真的样子,笑着回应到“行了,凝凝说的话,哥都信,不用拉勾,你继续唱吧!我满手的泥,怕弄脏你的手。”

    “行!”小双凝应到,继续投入的唱起歌来。

    她的声音真的很好听,如天赖之音。

    河水潺潺,配上她的天赖之音,在这炎热的夏天,让人也倍感凉爽,心旷神怡。

    很快,小佑琛就抓满一筐虾蟹。在这方面,小佑琛要是认第一,没有人敢认第二,这点估计是遗传了他老爸,好像天生就是河水的儿女,这河都倍加照顾他,把鱼虾蟹故意赶到他这边来似的。每次出来,总是能满载而归。

    “凝凝,抓满了,你还玩吗?不玩我们就回吧!”小佑琛抖了抖竹篓里的虾蟹,确认再也装不下了,才征求小双凝的意见。

    “回吧!我还等着阿娘给我做虾蟹吃呢!现在我都想得流口水了,哥,来,我拉你,你快点上来,我肚子已经饿得呱呱叫了。”

    “行了,你让开,我自己上来,就你那小身板,别没把我拉上去,反而把你给拽下来了。”

    “嗯!”小双凝嘟囔着嘴站到一边。

    小佑琛抓着岸边的杂草和小树,从河里爬上来。两人手拉着手,兴高采烈的往回家的方向走。

    突然,几个村里的孩子冲出来,挡住两人的去路。

    “你们要干嘛?”

    小佑琛见来者不善,敏捷的将小双凝拉到身后,排开双臂护住小双凝。

    小双凝战战兢兢的站在小佑琛身后,被小佑琛宠坏的她,好久没有这样恐惧的感觉了,她甚至已经忘记什么是恐惧了,她原本以为自己的生活会一直那么顺风顺水,不会再有噩梦。这些凶神恶煞的孩子,让她以前那非人的生活又浮现在脑海里。

    那个带头的大男孩,满脸嫌弃的看着两兄妹说“人小鬼大,这么小就学会英雄救美了呀!你不会想让你妹妹当你媳妇儿吧?不过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你们这一家子怪物,肯定和我们正常人不一样的,你们说是不是?”

    其余的人都大笑着附和到,那男孩子表情更加的得意,和其余的孩子一起狂笑,表情是那么的狰狞,完全看不去孩子该有的天真无邪。

    “你们胡说八道,你们才是怪物。”小佑琛气得面红耳赤,尽量提高嗓门反驳。

    其中一个男孩子凑到小佑琛身边,将他手中的竹篓夺过去,“呦喂!还真不少呀!不过我们这么多人,恐怕还真不够分呀!”

    那男孩子说着,将竹篓里的虾蟹全部抖在地上,一起蜂拥而上,用脚狠狠的将地上鲜活的虾蟹踩得粉身碎苦。

    小佑琛急得扑上去,和那些人拉扯,试图阻止他们的恶行。

    “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