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椤 作品

葡京注册赌场

    “淑梅,你先回去吧,佑琛和双凝就拜托你了,我——想一个人静静,替倩倩把理发店的事情处理一下,处理完我就回去,你别担心。”

    博艺找了一个很合理的借口,一个让淑梅不忍心反驳的借口。

    他说的话很理智,表情也很平静。

    “可是——今天——是我们——”

    淑梅想提醒他,今天是他们成亲的日子,可是话到嘴边,她却怎么也说不出口了,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倩倩刚死,在这个时候,她怎么能那么没良心,心安理得的让博艺和自己回家去参加婚宴呢?

    博艺认为自己说的借口足够有说服力,但淑梅好像并不觉得。

    他看淑梅不肯走,继续用近乎于吼的声音喊到“淑梅,你知道吗?我才是那个不可饶恕的罪人,直到倩倩死了,我才知道,她曾经怀过我的孩子,可她为什么不告诉我,而要一个人默默忍受痛苦。淑梅,求求你了,让我静一静。”

    淑梅听后险些从派出所门口的台阶上摔下来,这个消息对她而言,太震惊了。

    她猛的摇头,这怎么可能,倩倩怎么可能和博艺——

    她不相信,她认为博艺只是受了刺激,在说胡话。

    她抓着博艺的胳膊,脸上露着担心的表情,“博艺,你别这样,别这样,好不好?”

    博艺面无表情的看着淑梅,脸上恢复了平静,“淑梅,我没有开玩笑,按照时间推算,那个人就是我。你可能不知道,以前倩倩疯狂的追过我,我已经尽力拒绝她了。可是,我万万没想到,她趁我喝醉——我真的不是有意不负责任的,我根本就不记得那晚发生了什么事,我以为只是自己做了一场有些真实的春梦。”

    博艺的表情有些痛苦,淑梅直到现在才明白,为什么博艺比自己痛苦那么多,原来并不是因为她亲眼目睹了倩倩的死,不是因为倩倩替他挡刀,而是还有这一层原因。

    淑梅心乱如麻,她没有理由再劝博艺回去。

    不但如此,她反而觉得自己也该静一静。

    “行吧!那你处理完就快点回来,我在家里等你。”

    她看到博艺说话的语气很淡定,情绪也很稳定,觉得博艺不是在逃避,只是真的想为倩倩做点什么。她不再担心博艺会想不开,过不了这个坎,心里的担心也少了不少。

    博艺根本就没有心思再为淑梅和自己考虑,他根本没考虑,就这样让淑梅回去面对满院的宾客,淑梅将会有多难堪。

    博艺没有吭声,看着手里倩倩的遗物,推着自己的自行车朝博艺的理发店走去。

    淑梅一声不肯的推着自行车跟在博艺后面,看到博艺打开理发店店门,她才放心的骑着自行车朝村里走去。

    博艺的姐姐姐夫,文大嘴一家人,都在门口翘首以盼,盼着博艺和淑梅回来。

    这院里都炸开了锅,眼看都到晌午了,这摆婚宴,新郎新娘却到现在也不见人影。

    这淑梅上辈子准是得罪月老了,别人婚宴一生一次,都办的顺风顺水。到了她这里,怎么就来了个三百六十度大转变,第一次婚宴,闹得个鸡飞狗跳,这第二次更糟,连新郎都不到场。

    淑梅费力的踩着脚下的脚踏板,心里总觉得堵得慌。

    这好好的,怎么又来了这一道晴天霹雳,她不知道待会儿该如何去面对宾客。

    她不知道,倩倩的死,会不会对她和博艺的生活造成影响,让她们没办法正常的生活下去。

    一路上,她都失魂落魄的。

    这条回家的路,是那么的漫长,长到她真的都想停下来,不想再继续前进了。可她不能,她能想象到,家里这个时候一定乱成了一锅粥,她必须回去稳住宾客,把这场没有新郎的婚礼完成。

    还没到博艺家,博艺的大姐和文大嘴就着急的迎了上来。

    “淑梅,你总算回来了,家里都快乱成一锅粥了。咦?博艺呢?博艺怎么还没回来。”

    淑梅尴尬的对着她们笑了笑,“走,回去再说吧!”

    这三言两语淑梅也说不清怎件事,她推着自行车,在大家的簇拥下,走进了博艺家的院门。

    院里坐满了宾客,大家看着满桌的佳肴,却只能望而解馋。这新郎新娘都还没来,大家也不敢动筷子呀!

    大家看到淑梅进来,情绪都有些激动。

    “新娘子来了,新娘子来了……”

    欢呼声,喊叫声,连成一片。小孩子们围着淑梅转来转去,都在吵着要向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