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椤 作品

葡京注册赌场

    淑梅出言相劝,文才只能作罢,只能眼睁睁看着淑梅和疼痛做斗争。

    他看着淑梅那么痛苦自己却爱莫能助,那是心急如焚呀!急得在原地打转。

    青可找寻了一小半天,也没找到昨日从电话里听来的那个女人,今日一早,她又开始了抓小三的行动,开着车一家一家医院问。

    她总算是找到县人民医院来了,为了不让所谓的小三比下去,她今日还特意打扮了一番,首先在气势和外表上,她就不能被小三给比下去。

    “你好,请问康淑梅在哪个病房?”

    这句话,青可都不知道自己说了多少遍了,她发誓,这次是把她一辈子的耐心都用完了。

    “你稍等,我帮你查一下。”一阵嗦嗦的翻书声后,护士笑着回到“住院部三楼302号病房!”

    “谢谢你!谢谢你!太感谢你了,改天,我让我爸给你们医院捐款,让你当护士长。”

    青可激动的抓着护士,一遍又一遍的致谢。

    她这异于常人的举动,让护士惊得目瞪口呆,老半天没回过神来。

    青可疯了似的朝住院部三楼找去,嘴里一直念叨着,“302,302……”

    一间病房一间病房的找,一个门牌号一个门牌号的看,认认真真,仔仔细细的找,就怕自己找错或错过。

    她终于找到淑梅的病房外,从病房的透明窗看到了文才的背影。

    她用力的推开门,怒气冲冲往病房里走。

    文才闻声转过头来,淑梅也把目光落到这个气场十足的女人身上。

    一看是青可,文才赶紧起身,将青可拦在离病床几米远的地方。

    “可可,你……你怎么来了?”

    文才用力抓住青可的胳膊,将她牢牢的固定在原地。

    青可把目光投向病床上的淑梅,这所谓的“小三”同她想象中的不一样。

    虽然五官也算精致,但却没有丝毫的美感。腊黄的面色,眼眶凹陷,两眼无神,双唇煞白,一副痛苦不堪的样子,让人看了不禁滋生怜悯之心。

    青可本来是要大发雷霆,给这个“小三”一点颜色看看的,可真的见到淑梅,她内心的怒火反而消减了不少。

    文才手上的力度很大,他是担心青可说些什么不该说的,刺激到淑梅吧,担心的忘记手上的轻重。

    “痛啊!你弄疼我了。”青可很不开心的扳开文才的手,揉搓着自己有些疼痛的胳膊,“她就是康淑梅?就是你嘴里的……”

    青可把目光转向文才,看着他那长满胡茬、疲惫而又憔悴的脸,还算和气的问到。

    文才没等她把话说完,拉着她的手将她往门外拽。

    “走,有什么话出去说。”

    文才紧紧拽着青可的手,把她拖到走廊里。

    “臭男人,都不懂得怜香惜玉,你看,手腕都快被你捏断了,我自己又不是不会走。”

    青可把重点都放在了自己手腕上的一圈红印上,嘟囔着嘴抱怨着,完全忘记了自己此行的目的。

    “对不起啊!是我手上没轻没重,弄痛你了。不是让你不要来吗?你是怎么找来的。”

    文才很绅士的向青可道歉,还替她揉搓手腕。

    文才这么一问,青可才如梦初醒,对着文才一顿暴打,拳脚相向,疯了似的拍打着文才的胸脯。

    “你这个臭男人,竟然敢背着我和别的女人勾三搭四,你这个陈世美,你这个没良心的,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青可一边打一边骂,委屈的眼泪哗哗往外流。

    医院里的人都朝她们投来异样的眼光,交头接耳,指指点点看热闹。

    “小祖宗,你误会了,我没有对不起你,你怎么都不听我解释,就乱发脾气,别闹了,你看大家都看着呢!”

    文才以前就好面子,现在事业有成了,这好面子的性格更是与日俱增,他可经受不住这样的精神羞辱,不停的劝说青可,紧紧抓住青可的双手。

    青可哪里听得进去他的片面之词,手挣脱不出来,就用脚踢,反正她是不打算给文才留颜面。

    “我误会了,你口口声声说她是你未婚妻,还说我误会了,是把尚青可当作傻子是不是?告诉你,我尚青可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今天你把这事给我说清楚,以后的日子谁也别想好过。”

    青可一下就停止了哭泣,狠狠咬了一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