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椤 作品

葡京注册赌场

    “你你你……”

    刘大姐气得说不出话来,指着文才离去的方向,怒目圆睁,咬牙切齿的。

    “碧云啊!文才生病发高烧说胡话呢!你别放在心上。不过你说那话,换谁听了都会生气,不晚了,都回去睡吧!”

    老婶子这也算是出面圆了个场,她虽然不愿和邻居结仇,但也不愿意看别人故意羞辱自己的儿子,这样说也算是仁至义尽了,说完话后她迈着步子朝自家屋里走去。

    淑梅知道刘大姐憋了满肚子的事,趁老婶子他们回了屋,她还特意跑过来给刘大姐解释。

    “刘大姐,你别生气,文才他们是在生我的气,真是不好意思,连累你挨骂。明天我过来帮你腌洋姜,算是代替文才向你赔不是了。”

    刘大姐一听说淑梅要帮自己腌洋姜,心里的怒气消了不少。

    “没事,我没那么小气,你赶紧回去睡吧!”

    “行,那刘大姐,我就先回屋去了。”

    刘大姐挥手示意淑梅回吧!等淑梅回了屋,刘大姐和自己男人边朝屋里走,边喃喃自语到。

    “这一家子都是些什么人啊?呸!还没有一个保姆素质好。”

    四合院里的灯,陆陆续续都熄灭了,大家都关灯睡下了。一场小风波总算风平浪静,四合院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文才冲进屋里就关上房门睡觉了,淑梅原本以为他受了这样的羞辱,今晚是不会让自己好过的,没成想文才却出乎意料的安静。

    第二日,淑梅和往常一样,买菜做饭收拾屋子。

    文才照样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一起来就使唤淑梅把早饭端到他跟前,他吃饱喝足后,往沙发上一坐。

    “康淑梅啊!康淑梅,你竟然还有心情打扫卫生,你不觉得该为我做点什么吗?”

    “少爷,我知道,昨天是我让你出糗了,你想让我做什么?你说吧!”

    淑梅停下扫地的手,抬起躬着的身子。愣了片刻,她和颜悦色的提着扫帚走到文才跟前,温声细语的应着文才。

    “哼!让你做什么?你能做什么?你除了会扫地做饭洗衣服,你还会做什么?”

    “那我帮你做点好吃的,怎么样?爆炒肥肠?”

    “去去去,你犯的是伤我自尊的大罪,一个爆炒肥肠就想把我打发?”

    文才腾的从沙发上站起来,表情也因为愤怒而变得有些狰狞。

    “那你到底想要我做什么?”

    “我只要一看见你这张讨厌的脸,就会想起昨晚被她们奚落的画面,我要让你走,让你滚出我家去,再也不要出现在我面前。”

    文才像头发怒的狮子,暴跳如雷,指着自家的大门,咆哮到让淑梅滚出他家。

    方才淑梅是因为昨晚的事,有些内疚,才低声下气好言好语。现在文才居然如此得寸进尺,她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她答应过婶子,一定帮婶子让文才浪子回头,绝不能再这么由着他性子来。

    淑梅将手里的扫帚抖了抖,站直腰板。

    “雇我来的是孟姐,不是你李大少爷,你没有权利赶我走,还有以后你自己的事情自己,别再整天使唤我,要想有人伺候,就自己赚钱雇保姆去。有力气吼我,没力气自食其力吗?堂堂七尺男儿,却还要靠父母养活,与此相比,昨晚那羞辱简直是微不足道。”

    淑梅振振有词的训起文才来,文才怎么受得了她这般严训。愤怒的朝着淑梅冲过去,两人围着沙发你追我赶。

    “你你你……好你个康淑梅,反了你,到底我是保姆还是你是保姆?竟敢训斥起我来,你有种就站那里别动,我今天非掐死你不可。”

    文才一边嘴一边骂,为了能抓到淑梅,他直接从沙发上扑过去,连人带沙发一同朝淑梅压过去。淑梅敏捷的往后倒退,避免了被沙发压,可却没有躲过文才的身子,文才扑在她的身上,将淑梅稳稳的压在了身下。

    眼看着文才的嘴就要和淑梅对上,淑梅想快速的别过脸去,可还是没能躲过,两人嘴对嘴给亲上了。

    文才第一次如此亲密的接触到异性,有些不知所措,愣在那里一动不动。两人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近得好像都能清楚听到对方澎湃的心跳声。

    淑梅先回过神来,用力的伸出双手去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