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椤 作品

葡京注册赌场

    都说女儿像妈妈,还真是没错,这张晓琴简直把吴菊爱算计,小肚鸡肠的性格,都完完全全给遗传到了,而且还是青出于蓝胜于蓝,有过之而无不及。

    “哎呦喂!还是你想得周全。要是没你,你阿娘我就真的要被那扫把星牵着鼻子走了。”吴菊被张晓琴这番话,说得那是服服贴贴。

    “阿娘,放心吧!有我在,不会眼睁睁的看你遭罪的。以后啊!你要学聪明点,别动不动就撒泼耍赖,你要表面上对她好点,这免费的劳力不用白不用,要让她心甘情愿的对你好。有什么搞不定的事,就找我,我扮这个恶人,你扮好人。”张晓琴自信满满的,拍着自己的胸脯向吴菊保证,并且给吴菊支招出主意。

    吴菊听了张晓琴的话,那是叫个舒心啊!在心里感叹到,都说女儿是妈的贴心小棉袄,这话还真没毛病,这闺女还真的没有白养。

    “行,闺女,你今天是大功臣,阿娘去给你做回锅肉去。”吴菊兴奋的跳下床去,穿上鞋就准备往厨房去。

    “对了,阿娘,把吃的都藏起来,要尽量的在她面前叫苦,这样她才能拼命的赚钱来养你们。”

    吴菊应着,出了房门就赶紧把米面什么的,都给收到自己房里来藏得好好的,才去厨房里张罗回锅肉。

    客房里,淑梅正在打扫收拾。

    说是客房,其实就是一个杂物间,一张木架子床上面,灰尘铺的老厚,蜘蛛都已经在上面安家了。周围堆的都是些兜兜筐筐,锄头扁担,尿桶尿瓢的。整个屋子里都充斥着臭味霉味,反正就不像人住的地方,也难怪那张晓琴非得霸占淑梅她们的房间。

    “这哪里是人住的地方吗?我说淑梅姐啊!你怎么就这样忍气吞声啊?”熊倩倩抱着孩子站在门后,看着拿着毛巾擦洗的淑梅,愤愤不平的抱怨着。

    “倩倩啊!这过日子不是上战场,若非得争个输赢,那日子就没法过了,得饶人处且饶人,退一步海阔天空。你想想啊!比起我们被卖的日子,我觉得这些都不算什么。”

    淑梅一边忙活着手里的事,一边意味深长的向熊倩倩说着。说到这里,被卖的后的点点滴滴又浮现在脑海里,就像昨日才发生的事一样,历历在目。

    “淑梅姐,你放心,有我在,她们欺负不了你。”

    淑梅没有应声,冲着熊倩倩笑了一下,继续埋头铺床。

    哼!更我斗,我熊倩倩是谁啊?那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倩姐,城里那些三头六臂的阔太太我都不怕,还怕你们这些没见过世面的女人。

    熊倩倩曾经在夜总会上班,和那些前来花钱找乐子的男人,多多少少也有些肉体上的亲密接触。倩倩年轻漂亮,会挑逗人,那些男人为了能占到便宜,很多都是挥金如土,从不吝啬在倩倩身上花钱。

    久而久之,就避免不了有那么些所谓的“正宫”,来夜总会找麻烦,这样一来二去,熊倩倩自然就练就了一身将来兵挡、水来土掩的本事。

    淑梅捶了捶自己的腰,叉着腰看着自己的劳动成果,满意的说“好呐!大功告成。倩倩啊!你带着小双凝上床歇会儿,这一天没吃饭了,我去给你做点吃的。”

    “行,姐你去吧!孩子我会好好看着的。”

    刚刚还没办法下脚的屋子,被淑梅这一收拾,倒还真的有点像个样子了。

    熊倩倩赶了一天的路,确实也有些乏了,应声就往床上钻。

    淑梅端着一盆黑乎乎的脏水,拿着毛巾出了房门。一出门就闻到了厨房飘来的回锅肉香味,堂屋里一家四口在那里吃的正香。

    见淑梅进屋,张炳林赶紧招呼淑梅过去吃点。

    吴菊一听,一脚重重的踩在张炳林的脚上,横眉怒眼的瞪着他。

    “淑梅啊!之前阿娘说话是重了点,这白发人送黑发人,那是真心的痛啊!你多担待着点,别怨阿娘。”

    吴菊从凳子上起来,走到淑梅跟前,紧紧的抓住淑梅的手。她受了女儿的启发,想有个长期的饭票,和淑梅说话的态度一下来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吴菊的态度一下变得这么好,淑梅还真有些不习惯。

    “没事,阿娘,过日子嘛!哪里没有点磕磕碰碰的。”

    “你是知道的,我和你阿爹也这把年纪了,家里也没有什么经济来源,每天是吃了上顿没下顿,连孩子的口粮都是向付俊家借的。今天这肉和米,都是你姐从婆家带来的。现在继宗也不在了,以后的日子阿娘还真不知道怎么过。”

    她听出了吴菊的话外之意,是怕自己丢下她们不管,不愿意给她们养老。

    这是继宗的爹娘,也就是她的爹娘,是她们把继宗养大的,没有她们就没有继宗,没有继宗自己就没有这个家。就是冲着继宗的面,她也不打算不管二老。再说了,赡养长辈是后辈们天经地义的事。

    “阿娘,你放心,我明天就出去找事做,我有饭吃,就绝不会让你们喝汤。”

    “好好好,继宗能娶到你,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还没吃吧?来,过来吃点,虽然少是少了点,大家都匀着点,凑合着吃吧!”

    吴菊说着,将淑梅往桌上拉。看到桌上已经见底的菜盘,再想想熊倩倩还在饿着等她,她怎么也不能留下来吃的。

    还真以为吴菊那么好心,原来是已经吃完了,故意折腾这么一遭的。这会儿,她心里可得意了,是又当了好人又没有损失。

    “阿娘,不用了,我随便去下点面条,倩倩还在等着呢!”

    “这样啊!这一个人吃还能凑合,两个人是不怎么够了,那你重新去做一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