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椤 作品

葡京注册赌场

    淑梅平日里粗活重活干得多,力气也不像那些娇生惯养的城里女人,再加上心中一定要为继宗守住清白的决心,以至于两人纠缠许久,牛二娃也没得逞。反倒是牛二娃脸上,手上都被淑梅抓的伤痕累累,看样子这牛二娃也没讨到多少好处。

    折腾了好大一番,牛二娃被折腾火了,他一下爆发了起来,狠狠的扇了淑梅几耳光,淑梅嘴角渗出了鲜红的血液。

    “你这个骚婆娘,别给你脸不要脸,你那点破事谁不知道,他马耀祥,张继宗,唐博艺为什么都可以,轮到我这里,你倒是装起清高来了,我呸!你还别看不起我,我至少还算忠贞不二吧!除了你,我还真没碰过别人,你该偷着乐了吧!”

    也许是折腾了这么久,淑梅实在没了力气;也或许是牛二娃的话,真的让淑梅伤心欲绝。她竟然躺在那里没有了反抗,刚刚还力大无比,誓死捍卫自己的清白的她,竟然流出了委屈的泪水。

    牛二娃看她不反抗了,赶紧脱衣服恶狼般的朝淑梅身上扑过去。

    淑梅一口咬住了他的耳朵,鲜血从他的耳朵直往下滴,他捂着耳朵喔喔的直叫起来。原来刚刚淑梅都是在故作冷静,是在思量反攻的办法。

    “疯子,你这个疯子。今天老子还非吃定你了。”

    淑梅没想到,这个平日里吊儿郎当的牛二娃,在这种时候还这般有血性。并没有耳朵上的伤,而放弃对付淑梅。淑梅刚跑到门口,又被他一把给拽了回来。

    他拿起身边的稻草,快速的用稻草扭成一根绳子,把淑梅的双手反绑到屋里的木桩子上。

    “跑啊!我让你跑。”

    牛二娃忍住耳朵上的疼痛,开始一件一件的脱掉淑梅身上的衣服。

    “牛二娃,你这个无赖,你放开我,你若真的敢碰我,我康淑梅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得了吧,吓唬我是不是?”

    牛二娃才不愿意听她废话,继续在她身上乱摸乱动。眼看这个肮脏的男人,就要毁掉自己的清白了,淑梅开始服软了,苦苦的开口哀求牛二娃,但似乎这也不管用,牛二娃并没因此而停止他的兽行。

    唐博艺一路找过来,他又不敢正大光明放声的叫淑梅的名字,所以很费了些时间。

    终于找到了这间荒废的房子外,听到了淑梅那熟悉的哭泣声。他立马将门狠狠的用力踹开,冲进门去,眼前的一幕,让他怒不可揭。他二话不说,抓起牛二娃就是一顿狠揍。

    牛二娃被他打的在地上打滚,还嗷嗷直叫不停的向他求饶。一阵痛打后,唐博艺咆哮到:“你以后要再敢碰淑梅一根手指头,我非杀了你不可。”

    “不敢了,以后再也不敢了。”

    牛二娃从地上爬起来,跪着向唐博艺磕头服软。

    唐博艺继续补上两脚,“还不滚?”

    牛二娃连滚带爬,慌慌张张的夺门而去。他捂着自己受伤的耳朵,一瘸一拐的朝村里走去,“我呸!一对狗男女,还装什么贞洁,鬼才相信你俩没一腿。别以为我牛二娃是好欺负的,看我怎么报仇雪恨。”

    唐博艺慌忙将淑梅解开,淑梅一下扑到唐博艺怀里,放声大哭起来。

    唐博艺本想用双手抱一抱淑梅,好好的安慰安慰她,可一想,淑梅已经是继宗的老婆了,他不能有任何对不起继宗的举动,将抬起的双手放到淑梅的双臂上,将她从自己怀里推开。

    “别哭了,赶紧把衣服穿好,把头发也好好拾到拾到,要是被别人看见,你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淑梅收起哭泣,赶紧抓起身旁的衣服往身上套。看着衣衫不整的淑梅,唐博艺还有些不好意思,“我在外边等你。”他走出了房门,站在外边背对着等淑梅。

    牛二娃走到村子里,见人就向他们说,康淑梅和唐博艺正在破房子里行苟且之事,还恶人先告状,说唐博艺为了不让他把她们的臭事传出去,将自己狠狠的毒打了一顿。

    竟然有这样的好事,村民们怎么不去凑个热闹。大家都纷纷往破房子那边去,想去看一看牛二娃口中的苟且之事。

    “博艺,要不你先走吧!免得让别人看到,又传出些流言蜚语来。”

    淑梅这胆量还真不是一般的大,在受过这样的事之后,还能理智的为唐博艺和自己的名声着想。

    “你一个人能行吗?”

    “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