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叶红了 作品

葡京注册赌场

    霍妍挑了一个黄昏,找到后山一处隐秘的地方,进了空间里。

    她见那男子闭着眼睛还在温泉里泡着,面色愈发苍白,心里不由得咯噔一声,连忙把人捞起来,闭着眼睛给男子换了村民的衣服,这才带着男子出了空间,一路拖着人回了霍家。

    既然空间里的温泉没有用,只能用正常人的法子修养了!

    眼下,只能寻一个光明正大的借口将人弄回家去养伤……

    路上遇到了王泽睿,见霍妍满头大汗,连忙过来帮忙,“这是……怎么回事儿?”

    霍妍有王泽睿搭把手,这才喘了口气,“我从村外发现的,他受了伤,先把人带回家救治。”

    这一番作为,若是旁人看了,定然要说些‘男女大防’的话,可是在王泽睿心里,更是加深了霍妍医者仁心的印象。

    一个大夫,眼中只有病人,无分男女!

    “我帮你!”

    王泽睿帮着霍妍把人带回家安置后才离开,霍家二老见女儿出去一趟,就带了一个昏迷的男子,不禁焦急道,“这怕是不妥,你到底是女子……”

    “爹,我不仅是女子,现在还是一个救死扶伤的大夫,不能见死不救。”霍妍拿出提早准备好的借口,成功堵住了霍家二老的嘴。

    看着霍老爹欲言又止的模样,霍妍不禁疑惑,可是现下却也没有多想,进屋去照顾这昏迷不醒的男子去了。

    “奇怪了,怎么这么久还不醒?”霍妍掀起男子的衣袖,却是蓦然睁大了眼睛,看着溃烂的地方,咬牙,“怎么会?”

    温泉有治愈伤口的效果,可是这人的伤口很奇怪,霍妍将他送到空间里面的温泉泡了好几天,也没有起效,反而在溃烂。

    霍妍纳闷,“这到底是什么伤口?”

    在房间里研究了一天,霍妍才感觉到饿,出门去寻父母的时候,终于在厨房看到了忙活着的霍母,“娘,今日做什么好吃的?”

    霍母脸色僵了僵,随即拿起锅盖,露出里头的清水,里头泡了少许米粒,真的是少许,拿手指头都能数清楚的数量。

    “娘,这是……稀饭?”

    可是这饭也太稀了吧?

    霍妍搜了搜原主的记忆,以前家里吃的还是足足的,怎么现在煮稀饭都煮成这模样了?

    霍母拉着霍妍的手,有些愧疚,“妍妍,家里只有这个条件了。”

    霍妍不解,她去掀米缸,却发现家中只有半勺米了,可怜巴巴的米粒躺在米缸里,显得米缸特别大而空!

    “这……米呢?”霍妍呢喃了一句,脑海中忽然就明白了今天霍老爹欲言又止的模样是什么意思,看来是霍家为了给原主治病,已经掏空了家底,现在揭不开锅了。

    “娘!”霍妍眼眶一热,转身抱着霍母,愧疚道,“对不起,是我不好。”

    霍母连忙拉着霍妍的手,嗔了一句,“你这孩子,你能活下来,爹娘就谢天谢地了,吃食你爹在想办法了,咱们再坚持坚持。”

    霍母虽然是这样说,可是霍妍知道这很难,家里穷的已经揭不开锅,如今刚刚过了春寒,也不是粮食丰收的季节,他们哪里来的粮食?

    一天三顿下来,霍妍根本没有吃饱过,而且霍家本就穷苦,靠着一亩三分地养他们三个人都很困难了,现在加个昏迷的成年男子更为困难。

    这一日,霍妍端着米粒可见底的稀饭进去房间,却见床铺上空荡荡的,登时觉得不好。

    她匆忙放下碗就往后院奔,果然看到霍父背着昏迷的男子,准备将其丢掉。

    “爹,别丢!”霍妍连忙跑过去,不许霍老爹把人丢了,她费力把人扯下来,放在墙角靠着,拦着手护在男子面前,“爹,娘,他现在还重伤昏迷着,若是丢了他,他会死的!”

    霍老爹脸上也不好看,他本也不是心狠的人,可是眼看着家里三个人都要饿死了,还得多养一个大男人,霍老爹只能狠狠心了,“妍妍,你别胡闹了。若是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