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寻芳 作品

葡京注册赌场

    这天下午,田易从辽东回来,路过盘山停留了几天,徐元炳让他带回了盘山的工程进度情况。因为王府开工,朱植又卖了一些水泥给宁王,现在盘山工地的水泥用量有点供给不上。

    不过另一方面说来,也是因为杨文从辽阳补给了几万石粮草,从海州卫和盖州卫、定辽左卫调了三万军户,加上中、右两护卫一万多人、充军罪户一万,总共五万多人施工,这个速度当然快了很多,双台子河北岸的河堤将要峻工。

    因为现在辽河进入涨水期,双台子河是辽河支流,自然也跟着涨水,南岸河堤就没办法分段修建,从沙岭驿、吴家坟西北面到河海口全长一百二十里,一开工就是全面筑高一道土堤拦水,再在土堤后面修建河堤,这就要慢得多。不过这两项工程都上报到南京,夏收秋收之后怎么也还有几批钱粮运过来,入冬前应该可以峻工,明年全力备倭,那就轻松多了。

    可朝鲜李氏埋头在北界一带修筑堡寨,屯积粮食,招抚女真散居部落,试图蚕食大明在鸭绿江以南与摩天岭高地之间一大片区域。另外一路则在图门江以南,沿海岸线向长白山挺进,想要把明军逐过图门江,从而进入辽东腹地。

    是可忍,孰不可忍啊!照这形势发展下去,夏收之后可能要敲打一下李氏,顺便灭掉猛哥帖木儿这根辽东搅屎棍,那武定侯郭英就要提前去辽东备战,朱植自己的时间也不多了。

    趁着这段时间有点空,朱植先去牵马岭东北的罗罗堡炒铁场、旗架山煤矿场看了看,这些都是广宁护卫王雄辖地内的事,但人工少产量也低。

    这时代冶铁技术非常成熟,已经使用了高温竖炉,用煤和木炭混合燃烧冶炼,并用上了鼓风机,不过竖炉和煤都有待改进,炼出来的也还是生铁,打制王府和盘山工地上用的铁钉、刀、斧、锄头、铁锹等工具需要多次锻打,用时下的话说就叫炒铁。

    罗罗堡的铁矿场和铁器工坊规模都太小,炒铁军户们都很忙碌,要扩建都比较麻烦,只能以后再选址另建工场。朱植暂时没空管,先去城东五十里的架子山下选了块地,召来铁、木工匠各二十名,泥瓦砌匠一百名,两千杂役人手修建一所长宽各两里的军堡。

    当然驻军是次要的,军事防御设施也可随意点,外墙一丈五尺高,底下厚两米,顶上一米就可以了,里面的空地是用来修建皮具厂和仓库,这里属于左护卫孙晋的辖地,此人会做买卖,优先投资一下。

    朱植只是把任务布置下去,实际操作这些事情的当然是孙晋,看着用来修建王府的小青砖和石料、木材运过来,他有些担忧地问道:“殿下!这样会不会拖慢王府的兴建进度?这个皮具厂建起来,那以后是不是也可以制造铠甲?”

    “嘿!你脑子还挺活泛,那是当然了!从草原上换生皮又便宜,各卫所的铠甲不够用就自己造一点,也可以修补,多余的生皮就钉制各种靴帽、皮带、皮裘、酒囊、热水袋、皮包、皮筏子啥的卖到山东去,也能赚不少钱了。”

    朱植赞赏地大笑,他记得郭钏就曾用过热水袋暖脚、暖手啥的,其实还有一项更重要的装备他没说出来,比如热气球就可以用皮革来蒙制,但是这可能不会好,也许用做雨伞的油布效果更佳,但没试过却是不清楚了。

    孙晋大笑道:“哎唷!听殿下这么一说,末将真觉得这一个坐地生财的好门路,到时进生皮材料啥的都不用弟兄们跑路去贩运,那朵颜三卫的蒙古人还不得自己送上门来,这价钱还能好好说道说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