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晓 作品

葡京注册赌场

    六月通常是魔都的梅雨季,梅雨季通常阴雨霏霏连绵不断。

    但凡有通常,就会有例外。这一年梅雨季来得迟而台风来得早。

    虽然是小规模台风,又不直接登陆上海,却造成了风雨交加的场面。

    有那么半小时的时间,魔都的树在风中苦苦挣扎,瓢泼大雨从空中倾倒而下。没见过台风的人,隔着玻璃站在室内也难免会瑟瑟发抖。

    王承佑驱车行驶在路上。

    雨水刮不断地刮去前玻璃窗的雨水,视线仍然十分有限。无他,魔都已经被大雨下得起了烟一般。

    更何况,王承佑的眼睛还因为特别气愤而起了一层雾气。

    所幸路上像他这么拼命的司机不多。20多分钟后,倒也是平安到达了莫颜入住的酒店。

    浑身上下都滴着水,甚至不知道莫颜是不是在酒店,王承佑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状态,他只有一个信念,就是找到莫颜,阻止莫颜。

    顺着酒店的旋转门毫不怯场地走过酒店大堂,雨水滴在厚厚的地毯上,瞬间被吸收。酒店大堂经理破天荒愣在那里,眼睁睁看着湿漉漉的王承佑进了电梯。

    与此同时,莫颜正在大页室内空间的办公室里,隔着玻璃窗欣赏窗外的狂风暴雨。

    “从我办公室的角度看,正好可以看到街心绿地的树跟群魔乱舞似的,摇摆得很夸张,范总,你要不要欣赏一下末世大片?”

    要说心灵感应这件事,有时真是讽刺,要是莫颜知道王承佑正驱车在这样的狂风暴雨中,一定说不出这番话吧!

    范总手插额前的头发中,将头发拢向脑后:“身为浙江人,这种台风我见多了。你知道吗?我们最妒忌的就是上海了,这么多年台风竟然没有一次正面登录过上海!”

    捏了捏鼻梁,放松一下绷紧的神经。两个人刚在莫颜的办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