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子从周 作品

葡京注册赌场

    第五百三十七章唐介病了

    次日苏油先去将作巡视了一番,过问了一下诸多工程的情况,然后又去三司胄案。

    一到胄案,才知道老唐生病了。

    再一问,竟然是气病的,而且病得不轻。

    下属说得活灵活现,数月不见,中书的矛盾已经激化到白热的程度,唐介是被王安石气病的!。

    唐介一直对王安石就不感冒,当初赵顼想要任用王安石的时候,曾公亮是大力推手。

    然而唐介却对赵顼说王安石不可大任。

    赵顼对此很不满,问唐介“那你认为王安石是文学不足任呢,经术不足任呢,还是吏事不足任?”

    唐介说道“安石好学而泥古,议论迂阔,若使为政,恐多变更。”

    等到退朝,唐介对曾公亮说道“安石果用,天下困扰必矣。诸公当自知之。”

    赵顼又问侍读孙固“王安石到底能不能当宰相?”

    孙固说道“安石文行甚高,处侍从献纳之职即可。宰相必须有度量,而安石狷狭少容。如果陛下一定要求宰相之才,我推荐吕公著、司马光、韩维。”

    赵顼后来又问了三次,孙固都是如此回答。

    赵顼心里其实已经认定王安石了,有一次和王安石聊天,问道“人皆以为卿但知经术,不晓世务。”

    王安石回答“经术,正所以经世务也。但后世那些所谓的儒者,其实大多数是庸人,所以才让世人以为经术不可施于世务罢了。”

    赵顼又问道“那如果由你来施展,以何为先?”

    王安石回答“变风俗,立法度,就是当今最急迫的要务。”

    赵顼深以为然,对王安石依赖日重。

    直到又一次,中书呈奏官员任命的奏章,几天都没有消息,唐介于是去问赵顼,赵顼回答道“这事情当问王安石。”

    唐介的骨鲠脾气立刻就上来了“陛下你认为王安石可大用,那就任命他,然后大用好了,可你怎么能够让一个翰林学士来决定中书政事呢?!”

    “最近总是听到类似的宣喻,这个问王安石,那个问王安石,王安石认可就行,不然就不行。如此要执政干啥?你要是认为老臣不才,直接罢免好了!”

    然而更夸张的还在后头。

    王安石奏言“出于中书的意见答子,都以圣旨的名义下传,但是不中理者十常,陛下应该令中书停止使用圣旨的名义,由中书自行出牒。”

    赵顼一时愕然,啥意思?这是要取消我的权力?

    唐介怒道“当年寇准用答子迁冯拯官不当,引发讨论。太宗最后拍板,说是‘前代中书用堂牒,导致权臣借此施加威福,导致太祖时期宰相堂牒比皇帝敕命还重,这才削去。”

    “如安石言,则是政不自天子出。就算辅臣尽皆忠贤,犹为擅命;要是一旦所任非人,岂不害国?”

    赵顼这才反应过来,听了唐介这一次,也是唯一一次。

    这样的事情发生了好几回,唐老头本身能力有限,掰道理论实务,都不是王安石的对手,再加上赵顼偏心,每每被驳斥得哑口无言,只能回家自己生闷气,最后不胜愤懑,竟然生了一场大病。

    苏油这才知道事情的原委,下朝后赶紧叫上石薇,一同去唐府看望。

    来到唐府,老头已经瘦得一把皮包骨头,还伴发高热。

    叫来家属一问,竟然是背疽!

    这在大宋如今属于高危病症,伴发高热,说明病菌已经进入循环系统,进而引发败血症。

    苏油和老唐也算是有感情了,老唐在三司其实就是苏油的背锅侠,而且是老唐主动的。

    好名固然是一方面,但是以老头这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