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小草l 作品

葡京注册赌场

    什么叫温水煮青蛙。

    什么叫慢性折磨。

    什么叫逐步逐步往死里逼。

    秦凡此刻完美诠释了这些。

    他刚才说的话,被众神遗忘了吗?

    不...

    他们哪能忘掉那番充满着‘不自量力’的狂妄肆言?

    之前,他们甚至还想着秦凡的那番狂言会成为往后的笑话谈资!

    但没想到。

    这才过去没多久,先前让他们视为世纪笑话的狂言就已经反转直奔现实而去。

    刚才。

    秦凡说,待到古神席位大会的竞逐结束后,四象宗将从神界中被抹除,一个不留,一个不剩!

    那时候,他们笑话秦凡无知,笑话秦凡脑袋进水,笑话秦凡的脑袋被神驴踢了!

    那一声声弯腰捂腹的狂笑仿佛把秦凡的愚蠢无知烘托到了最至极。

    然而蓦然回首过来。

    适才知道对方不是吹牛逼。

    而是真牛逼啊!

    有着天圣门当后盾。

    连汇神宫的御事总管都得打碎牙齿往肚咽。

    试问,这样的金阳宗主灭他们还有难度可言吗?

    “不,不,不,秦宗主,不要,我错了,四象宗错了,错了!秦宗主开恩,开恩啊!”

    跟之前的张扬判若两神。

    四象宗主嘶声惊恐不已地大喊起来。

    不止是他,所有四象宗的神士都呼声恐叫。

    “呵呵..”

    对此。

    秦凡呵笑两声。

    那居高临下的态势中满满都是不屑与鄙夷。

    原本他还打算在古神席位大会结束后打对方个措手不及。

    因为这是最好的方法,毕竟金阳宗的实力还不至于可以横着碾压四象宗。

    但后来想了想,还是放弃了那种低调的举止!

    既然要灭,那就提前给对方下起通牒才够威武!

    而且他也相信虽然金阳宗的实力不至于可以横虐四象宗,可经历这一番过后,四象宗的士气无疑将遭受史无前例的打击。

    到那时候,面对着没了士气在惊惶中苟延残喘的四象宗,即便彼此双方实力不悬殊,但都依然会是一边倒的局面。

    所以,这种能壮大金阳宗声威的举止,他怎能错过?

    呵声作落。

    没再去搭理四象宗。

    脸上的鄙夷跟不屑收敛住。

    转而朝金阳长老一众高层看了过去。

    愠声喝作,“跪久了,膝盖都扎根起不来了是吗?还不赶紧给我起来!一群没用的东西!”

    “是,是,是,宗主!”

    金阳长老一边擦着额头上的冷汗。

    一边颤巍巍地站起来。

    其他金阳高层也跟着惊魂未定地在哆嗦激灵中翻起身。

    对于刚才发生的那一连串,饶是到了现在他们都依然觉得一点都不现实。

    那种种反转的剧情戏码任他们怎么都才想不到。

    原以为金阳宗这是摊上灾难了。

    殊不知,却在他们开始绝望时又迎来了超级反转!

    这种感觉,虽然看上去很爽,但实则接连的过山车起伏险些没把他们给吓死啊!

    “秦宗主,这些事跟我们无,无,无关是吧!”

    就在一众金阳高层站起后。

    一名其他神宗的宗主忐忑不已地朝秦凡谨慎地问道。

    “呵呵,你觉得呢?”秦凡侧过脸,人畜无害地笑声问道。

    “这,这应,应该是,是无关吧!不安好心的,是,是,是四象宗,从头到尾都是四象宗!”

    那名宗主手指指向四象宗主,虽然结巴不已,但还是显得很为急促。

    “既然你都觉得无关了,那我还能说什么?呵呵..”秦凡再道。

    然而。

    这接连的呵呵声却让对方的心沉到了谷底。

    这种口吻语气,耐神寻味啊!

    到底是真无关,还是假无关?

    他琢磨不住。

    转而生起的是愈发慌乱与忐忑不安。

    “对了,那个,你们到时会配合我的是不?”

    不等对方开声,秦凡突然又次开声作问。

    “秦宗主,什么?配合什么?”下意识地,那名宗主条件反射地呼问回去。

    没有说话。

    秦凡笑着回头朝四象宗看了一眼。

    依旧是没有言语。

    但意思却是无比明显地表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