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沟遗少 作品

葡京注册赌场

    “我说了让你死吗?”李世开一瞪眼,反问道。

    李世开虽然嗓门不高,但那眼神让人捉摸不透。

    “”小山子一听,有点出其所料,瞬间愣了一下,说道“但你也没让我活啊,你不让我活,我就活不了了。老板,我在你手下受过多少苦,我没记住,但享受了同龄人没有享到的福,我记住了,这都是您给我的。我就要一个承诺,要是这坎是因为我过不去,挡了大家的发财路,我直接把自己崩了。”小山子右手持枪,不停的抖动着,那样子随时就有可能英勇就义。

    李世开看着情绪有点激动的小山子,朝前迈了两步。

    “唰”

    宝山一个箭步,挡在小山子和李世开之间,他怕老板出意外。

    “老板”宝山喊了一句。

    “哗啦”

    李世开眼珠子转也没转动一下,伸手直接把宝山划拉开。

    “小山子,天宇不是我个人的天宇,天宇一出事,那得多少人着急啊?这么多年来,你小山子看到我李世开杀过功臣吗?啊,杀过功臣吗?”李世开虽面无表情,但他已经早已经想好了如何处理,接着说道“但是小山子,要是因为一件小事就能把天宇搬倒,那我就不叫李世开。年年有人咬我,天宇年年不倒,为啥?大树不倒,我特玛的永远不会倒。但这次情况不一样了,你弟弟敢砸记者下榻的饭店,小记者们一炒作,不是哪个领导能控制得住的,小报记者的嘴、手中的笔,就是杀人不见血的刀,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小山子一听,无语,呆呆的站在原地。

    “这个社会什么事都好对付,就特玛的小报记者不好对付,无孔不入,屁大点的事,能够炒上天,能私下解决的问题,一炒作,成特玛的癌症了。砸饭店、群殴,在平时用得着我过问吗,但是这次上上下下追得紧,总得有人出来负责吧,你留下,查来查去肯定要查到你头上,我特玛的把你交出去让你顶雷?这是我的风格吗?”李世开质问道。

    “那我死,事情就到我这儿为止。我父母,我媳妇,还有小燕,老板,你帮我照顾一下。”

    “自己一死了之?你想得太简单,事情能了吗?我们天宇这么大的一个盘子,咋办?你家里的事,你自己解决,我没那闲心。”李世开随后拍了拍小山子的肩头,说道“东南亚我有个摊,你去那儿看摊去吧!”

    “啊??!”小山子张着嘴,愣愣的看着李世开,因为他不知道老板在国外还有一摊。

    李世开伸手直接把小山子持枪的胳膊拽了下来,接着说道“小山子,我特玛的江湖一生,感悟最深的是,人啊50岁就特玛的知天命了,50岁之前我什么都不怕,提刀上阵,从未退缩过,50岁之后我变了,什么都怕遇事能忍就忍忍,再牛逼的人,后人能够永远记住你吗?永垂不朽?流芳百世?扯特玛的淡。”

    随后李世开点了一根烟,吸了一口,说道“当你百年了,3年后你的像还能挂墙上,有可能,30年之后,也有可能还挂在墙上,但300年后,还能挂墙上吗?不能,所以,没特玛的流芳百世,做事做人低调点比什么都强你把屁股擦干净吧,别露面,还有那两个亡命徒,先散了吧,我有安排。”

    小山子紧绷的脸,慢慢的松弛了上来,愣愣的看着李世开,脸上露出一丝怪笑,但也是让人难以察觉。

    晚上,沈高峰按照预定的地点展开抓捕,但出租屋里,人走屋空,一片儿狼藉,沈高峰只得无功而返。

    小山子这几天如同人间蒸发,多路民警没有找到小山子的踪迹。但是,上面的指示,让海亮这个涉枪的案件越演越邪乎,一起普通的打架斗殴,定性为黑恶势力,变成了督办案件,必须斩草险根,所以抓捕行动一直没有停止。

    海亮手下几个小混混悉数落网,对与海亮有瓜葛的闲杂人员也定为帮凶,所以这样下来,挖出来四十多个人。最为有意思的是,本来在石家庄并不被人熟知的小混混海亮,一夜之间走向神坛,海亮竟然成了当地有名的大哥,还没缉拿归案的小山子,定性为通缉在案的黑恶势力的头号人物。

    “草,海亮那孩子我认识,平时也就是仗着他那个同父异母的哥哥小山子瞎jb嘚瑟,整天满嘴不着边的跑火车,一说话,就是我哥是谁谁谁,那口气,好像他哥是多大的官是似的,现在呢,他哥是谁不提了吧。你说这海亮跟江湖大哥沾边吗?真不沾边,顶多一个街头小混混!”与海亮同住一个胡同的老炮,摇摇头说道。

    “牛逼,你看他放的两枪,一枪判10年,两枪得判20年,在监狱里再当20年的篮子吧。”另一人撇嘴说道。

    在江湖上混的,总是要还的,得意时,千万别忘了你姓啥。

    ……

    事后,张云霄与高深见面时,两个的对话也得有点意思。

    “霄,我特玛的就是没想明白,孙武他们咋就那么会选地方呢,你说他们几个出去吃顿饭,哪儿不能吃啊,非要跑到记者下榻的饭店吃饭?”高深歪脖儿问道。

    “你啥意思?”张云霄开始一愣,随后轻描淡写的回道“巧合呗!”

    “不是,孙武他们没长大脑啊?非要去富凯现眼啊?你支的招?”高深再问。

    “扯淡呢,我要是有那脑子,才混成这样儿?当时不是我们在一块吃饭吗?你忘了?我也没给他们打电话啊!”

    “那我不问了,你自己心里有数就行,不过小山子没有出逃,你知道吗?”高深说道。

    “嗯?”张云霄皱眉一愣。

    “他要是让小山子出走,说明他承认自己不行了,但李世开不是轻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