隽眷叶子 作品

葡京注册赌场

    从镇国公府出来,苏云朵带回了一堆绣活,看得陆老太太直摇头:“敏姐儿这是把你当勉强功力了?”

    苏云朵淡然一笑:“不过是荷包、帕子这些小件,平日里闲着无事的时候打发时间罢了。再说,我身边的几个丫环绣活都不错,一人绣上几件就出来了。”

    “你自己的活儿也得准备起来了。”陆老太太伸手爱怜地拍了拍苏云朵的手,说出的话却令苏云朵大吃一惊。

    什么叫自己的活儿也要准备起来?

    她的亲事八字还没开写呢,怎么就准备上了?

    “及了笄,就是成人了,就该嫁人。我已经托了你大伯母陪着你娘给你相看亲事,就算我们舍不得你出门,最多也只能留你个一年半截,总不能留你到终老。”陆老太太的的话略有些伤感。

    苏云朵倒是很想开口告诉陆老太太就算二十岁出嫁也不算迟,此刻却也开不了口了,只能默默地低下头做羞涩状。

    陆老太太想起刚才镇国公夫人与她说的话,不由又看了苏云朵一眼,拉着苏云朵在自己身边坐下,又将随车伺候的紫苏赶去了前面车夫身边坐下,这显然是有些私密的话要与苏云朵谈。

    是镇国公夫人说了什么话吗,陆老太太连回府都等不及了?

    待马厢里只有祖孙二人,陆老太太问道:“朵姐儿可有想过嫁个什么样的人?”

    苏云朵抬了抬眼皮正对上陆老太太的目光,不由微微有些发窘,她似乎真没有静心想过要嫁个什么样的人。

    前世她倒是谈过恋爱,却只开花没结果,落入这世先是忙于如何让一家人活下去,然后是如何让一家人活得好,再然后是认祖归宗,似乎一直都是忙忙忙,少有时间自然就难有少女怀春的情怀。

    陆老太太见苏云朵面色怔忡,面带羞色目中却又多是茫然之色,心里的怜惜更甚,轻轻拍了拍苏云朵的手温和催促道:“说说嘛,祖母面前有什么可害羞的?”

    苏云朵摇头轻笑,抬起头来看着陆老太太,神色再不见害羞和茫然:“这个问题姑母也问过孙女。”

    陆老太太眉头微挑:“哦,那你中如何回答的?”

    苏云朵又是一声轻笑:“孙女只想找个靠谱的男人,家世不必太有势,人品一定要端正。才华不必太高,为人一定要光明,长相不必太出众,对妻子一定要体贴。当然若是长辈慈和就更好了。”

    陆老太太细品苏云朵的这番话,越品越觉得有理,同时也觉得实在太不简单。

    这样的人不说是十全十美,却也应当是百里挑一了,与这样的人过日子必能舒心和美。

    这丫头果然不简单!

    不对啊,如今住在华阳街宅子里的那个叫姓柳的小子岂不是很有几份契合?

    陆老太太眉头皱了起来,有些疑惑地看着苏云朵,难不成不仅仅只是苏诚志夫妇有那样的打算,苏云朵自己也是有心的?!

    不行,得再问问清楚!

    陆老太太似有不解地看着苏云朵道:“你这个条件太过空泛,人口端正,这人光明,对妻子体贴这些都是必须的,无论是爹娘还是祖母自是要把好这个关,只是‘家世不必太有势’、‘才华不必太高’、‘长相不必太出众’,该如何界定?”

    苏云朵揉了揉脸颊,有些不太好意思地笑了笑:“祖母这么一说,有关家世、才华和长相的说辞的确是空泛了些。

    自古以来结亲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