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堆 作品

葡京注册赌场

    林宁心里对薛浪的厌恶和恨意,其实一点也不少。

    那个男人蹂躏了她两年多,就是一个噩梦般的存在,要是能借着这个贱人的手除掉他,她自然是求之不得。

    即便早就知道慕少凌遇害的消息,但亲耳听到林宁说出来,阮白面色依然绷不住。

    她死死的揪住林宁的衣领,发狠的质问:“薛浪为什么要害少凌?是不是跟你有关?”

    一牵扯到慕少凌的事情,阮白就没有办法淡定,理智。

    看到阮白急疯的样子,林宁似乎达到目的般的笑了:“我又不是那变态肚子里的蛔虫,怎么知道他为什么要害慕少凌?不过,看到你现在这副痛苦无助的样子,看到你半死不活的样子,我觉得心里爽快万分!这报应来的真是快啊……”

    眼前突然一阵刺光,竟然是穿衣镜折射出来的光,林宁忍不住瞅向镜子里的她们。

    按理说,她跟阮白都是属于那种精致相貌的女孩,两个人外表差不了太多。

    但阮白的五官却更立体一些,而且分配的恰到好处,完全符合书里面那种没有一丝缺点的描述。

    所以,即便她现在化的是男士妆,但依然看起来非常灵动,这一直让林宁又嫉又恨。

    她甚至大言不惭的说:“虽然你是林家的亲生女儿,虽然你得到了慕少凌,但那又怎么样?我跟妈妈感情比你深的多,你得到的那个男人,也只不过是个短命鬼。现在你带着那三个小拖油瓶的滋味不好受吧?呵,这就是你抢我男人,抢我爸妈的后果!”

    阮白抑制着想煽林宁耳光的冲动:“我不想听你废话,林宁。你最好不要让我查出来,这件事跟你有关系!否则,我会让你后悔莫及!还有,今晚这些事你要是敢向爸妈透露一句,我保证让你在林家再也没有立足之地!”

    说完,她便一把扔下林宁,迈着沉重的步伐,折返自己的房间。

    不管林宁说什么,其它的她不置可否,但她始终都不相信慕少凌已经死了。

    无论如何,她都得去莫斯科一趟。

    ……

    另一边,太平洋某孤岛。

    残月半悬穹空,没有任何的星辰,只有那清冷的月光,冷冰冰的撒到鬼魅般阴森的岛屿上。

    这个夜晚相比之前,格外的黑暗。

    清冽的海风肆意的从海岸线吹过,卷起滔天巨浪,整个大海似乎都开始变得躁动不安。

    慕少凌站在礁石上,高大的身影跟整个黑夜融为一体。

    他仰望那如漆墨般的天空,这个阴沉沉的夜晚,风雨欲来的征兆。

    为了离开这个恐怖岛屿,他策划了那么久。

    想离开的念头,就像是心口疯长的杂草,在他胸口处不停的滋长,一寸一寸将他给吞湮。

    现在,所有的事情都在按照他的计划进行。

    如果顺利的话,他今晚就能离开这个梦魇般的恐怖据点,然后重新回到平凡的世界,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隐隐约约又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他拧眉深思,不管怎么样,今晚他一定得顺利从这里逃出去。

    看了看手表,已经接近凌晨两点,这个时候是岛屿上的守卫,防卫最松懈的时候。

    该动手了!

    一夜激战。

    慕少凌带领十几个人冲围,这些人都是从从地狱里爬出来的,在这里被常年禁锢,想要生存就得血腥掠夺,他们被当成畜生看待不说,还被各种凌虐,这些人早就想造反逃离了!

    在慕少凌的鼓动下,得以许诺事成后还他们自由,怀揣着这个渴望不可及的梦,又加上这个男人平时的手腕和能力让他们颇为佩服,他们被他的决定给拨撩的蠢蠢欲动,最终决定跟他大干一场。

    满岛的,满岛的,都是触目的鲜血。

    岛内枪声大作,各种冲天火焰,还有震耳的爆炸声,将整个漆黑的夜空,照的亮如白昼!

    战况非常激烈。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