翱翔小牛 作品

葡京注册赌场

    见我这般举止,胡老道怅然一叹,一脸的苦涩无奈。

    我滞愣了好些时候,方才平复过来。

    可当我举目四顾之际,我整个人又愣住了。

    “这……”

    我一脸的不敢置信,实在是眼前的景象太过让人震惊。

    但见,之前那宽阔的空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一处狭窄的空间。

    除此外,这狭窄的空间中,还陈放着一口石棺。

    突来的一幕,让我失措茫然无比,我明明记得,自己跟胡老道进入到了一个更大的空间中,可眼下怎么会?

    见我这般失措,胡老道开口道:“小子,你之前在进坟冢的时候,恰逢八门转换,好在你及时从豁口中钻进来,若不然你可就危险了。”

    “嗯?”

    我眉头紧皱,仍旧处于迷蒙茫然之中。

    好些时候,我方才从愣神中回转过来:“胡叔,你的意思是,我之前所看见的,全都是幻觉?”

    胡老道笑了笑,反问了一句:“不然呢?”

    我点了点头,长吁了口气。

    四顾看了看,发现这空间的四周,开着八道豁口。

    稍以思衬,我这才确信,之前自己的确是堕入到了幻觉中。

    这时,胡老道沉声问道:“小子,你之前都看见什么了?”

    我回想一下,将之前所看见的同胡老道说了一遍。

    闻言,胡老道的脸色倏变得难看起来。

    “胡叔?”

    见胡老道如有出神,我轻唤了一声。

    胡老道缓过神来,说道:“小四,我想你之前所看见的,并不只是幻觉那么简单。”

    “不是幻觉?”

    我愣住,一脸的诧异。

    胡老道颔首道:“没错,之前你在进来时,恰逢八门转换,你人虽然进来了坟冢,但你的意识却去了另外一个地方。”

    “另外一个地方?”

    我迷惑不解地看着胡老道,听不懂这话是何意思。

    见我这般模样,胡老道摇头苦叹道:“也就是八门中的其他门。”

    我尴尬笑了笑,对于什么八门九门的,根本毫不知情。

    迟定片刻,我说道:“胡叔,这坟冢内也不见有何出奇,我们还是赶紧离开吧!”

    说着,我便准备离去。

    这时,胡老道开口道:“小子,你知道从哪个豁口出去吗?”

    听胡老道这般一说,我兀地愣住,这才反应过来,坟冢外八门的位置,在不断的变换。

    “胡叔,难道在里面就无法辨别出外面的卦爻不成?”

    我紧锁着眉头,如此问道。

    胡老道笑了笑,说道:“你可以去看看。”

    我顿了顿后,连忙近身到一个豁口前。

    定睛一看,我错愕了,因为从坟冢内竟无法看清外面的卦爻。

    突来的一幕,让我失措不已,整个人都若跌入迷蒙之中。

    “怎么会这样?”

    沉寂半响,我连忙转身看向胡老道。

    胡老道淡淡一笑,说道:“现在知道我为何会说,进来容易,出去很难了吧?”

    我苦苦笑了笑,心下好一阵苦郁。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要不,随意选一个豁口钻出去?生门、休门跟开门占八门中的三道,我们要是运气好点,说不定就能出去了。”

    迟疑半分,我这般同胡老道说道。

    闻言,胡老道无奈一叹,说道:“你要是想拿自己的命去赌的话,可以去试试。”

    我满心苦涩,心想着这样也不行那样也不行,那我们岂不是进退维谷了?

    沉默半响,我开口道:“胡叔,那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胡老道想了想,说道:“还能怎么办?进都进来了,先查探一番再说了。”

    我苦涩地笑了笑,可没想到眼下都什么时候了,胡老道说起话来竟还能如此的风轻云淡。

    “哎…”

    我叹了叹气,回首一看,目光落到了那一口石棺上面。

    四下里的空间并没有多宽广,除了那口石棺外,就只剩下几具白骨了。

    “胡叔,那就是小兰的棺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