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歌 作品

葡京注册赌场

    钟荣光虽然一副打趣的样子,但其双眼却一直盯着赵烺视线丝毫没有转移。

    赵烺躺在病床,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

    他隐隐觉得,钟荣光先生将田哲等人支开,并扯了一个机器坏了的幌子封锁消息,定然是觉察到了什么东西。..

    虽然如此,赵烺也没有什么担心。

    他虽然身有皮脂之谜,但对于相近之人,也不是不能告知。

    至少李广、秀秀二人都是明确知道赵烺皮脂之事;而柳翠、严宽等人赵烺虽然没有明说,但在这一次次生死患难中,赵烺知道他们肯定发现了一些东西,只是都埋在心里没有细说而已。

    钟荣光先生一直以来都是赵烺的偶像,且与赵家有旧,不然二叔也不会放心将其交给钟荣光先生照看。

    所以对于眼前这位南方思想革命的先行者,对方如果真的想知道他的事情,赵烺心存感激之下自然不会多加隐瞒。

    只是皮脂之事跟右鲁候牵扯甚深,这是一个看不见摸不着,却实实在在存在于世的庞大势力。

    牵扯此中之事后,赵烺细细想来,一路行来之凶险都与这股暗中势力脱不开关系。

    为了钟荣光先生的安全着想,赵烺不能和盘托出,只能细细探知钟荣光先生到底知道了多少东西。

    想到了这里,赵烺指着边上仪器还在递增跳动着的仪器数字,道:“爆表倒是不至于,只是我这身体相对于普通人而言,的确是好上一些罢了。

    这可能是跟我时常跟随李广习练武艺有关吧!”

    “习练武艺虽能极大开发身体潜能,但可达不到这么强大的地步!赵贤侄,你身上有秘密啊!”

    “秘密……每个人都身上都有秘密,只是不知道钟叔所说的秘密到底指的哪一方面?”

    “你这孩子,还在给我装糊涂卖关子!”

    钟荣光先生笑骂一声,将赵烺右手拿过,而后中指在其手心比划了三个字。

    “右鲁候!”

    赵烺嘴唇微张,却没有任何声音发出。

    他看着钟荣光眼中紧张却又期待的表情,缓缓点了点头。

    “果然是这样,逸仙没有看错人!”

    “什么,孙先生也知道了?”

    赵烺所在位置处于大厅最里面一片独立的空地,因此低语之下也并不怕人听了去。

    听钟荣光话里的意思,孙中山先生好像早就知道了赵烺的秘密,这由不得他不惊讶。

    钟荣光点了点头,道:“逸仙他说第一眼看见赵贤侄之时,就看出来了你身具不凡。只是当时不太熟悉,所以一直没好相问而已。

    后面关系熟稔之后,他跟我一起喝茶提及贤侄之时说过这个事情。”

    “孙先生真不愧是做大事业的人,可真是独具慧眼!”

    “哈哈,贤侄,我告诉你一个不算秘密的秘密!”

    “哦,钟叔请讲!”

    钟荣光跟孙中山关系匪浅,他口中所说的秘密自然不是那么简单。

    赵烺顷时来了兴趣,身子前倾侧耳凝听。

    钟荣光先生左右看了下,眼见四周无人,才轻语道:“其实一直随在逸仙身边的许公武不仅是当代八极拳大师,也是一名右鲁候。右鲁候之间互有感应,逸仙他知道这个事情不足为奇。”

    “公武先生竟然也是右鲁候,真的没想到!”

    赵烺开始有些惊讶,但想了一下也就释然。

    孙中山先生自前清组建兴中会开始,为了中华未来就不断与腐朽的当权者做斗争一直至今。

    要想革命,让中华走向真正的共和,就肯定会得罪各种各样的利益既得者。

    孙先生为此树敌众多,时常遭遇明枪暗杀都是常有的事情。

    而许公武先生能一直跟随在孙先生身边,除了武术枪术俱佳,肯定还需要些更特异的能力,才能在那一场场凶险之中护佑着孙先生活下来。

    因此关于许公武是右鲁候的身份,赵烺只是初始有些讶异罢了。

    想明白了这个,心中另一个疑惑却油然而起。

    那就是关于右鲁候之间会互相感应的事情。

    根据钟荣光先生所说的,许公武在第一次跟赵烺在咖啡厅碰面之时,就感应到了赵烺的身份,但是赵烺当时只是感觉到了对方比较强大,但至于具体强大的原因却是不甚明白的。

    由此来说,这互相感应之说就有了不妥之处。

    想到这里,赵烺便轻声问道:“当时我没有感应到许公武先生右鲁候的身份,钟叔可知道这其中原因?”

    “这个……倒是没听逸仙提过!”

    钟荣光皱眉思索了会儿,道:“贤侄不用担心,等你修养过后,可以去逸仙那里问问,我想他那肯定有你想知道的答案!”

    “这倒也好!”

    赵烺点了点头,道:“小朵姑娘已经被找到了,只不过她好像被强迫食用了很多鸦片,怕是有些麻烦!”

    “刚才我接到消息,来医院之后已经第一时间去看过了!”

    钟荣光叹了口气,道:“小朵是个苦命的孩子,自幼单亲,被其父带大,其父新丧,她又遭此劫难,以后怕是要在戒毒所待上很长一段时间了!”

    “这都是那可恶的白莲教,我一定要将这些作恶的邪教全部剿灭,才能阻止他们继续为祸中华大地!”

    “贤侄好志气,只是这种事情极为危险。逸仙此次带着军队去佛山只是剿灭白莲教的一个分部而已,就多次遭到暗杀差点回不来。

    贤侄虽然能力出众,但行事间一切还待小心才是!”

    “钟叔说的极是,我自然会小心的!”

    “那就好!”

    钟荣光倒了杯热茶递给赵烺,道:“喝点热水好好休息一下,看你这情况早上天亮就可以出院了!”

    “好,钟叔先去忙吧,这边有我在这里,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