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潭鹤影 作品

葡京注册赌场

    当我们发现记号由之前的笑脸变成了一张哭脸之后,几个人都是一愣,心说这种变化是刻意为之的呢,还是留记号的人随手一画不经意就成了这样?

    胖子盯着记号看了半天,然后就问我们:“我说,咱们要不就走这条路试试?好歹这里有个记号,先抛开这记号到底是谁留下的不说,至少说明有人已经从这里进去了!我们跟在后面,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黄和平沉默不语,我想了一下就说:“可记号变成了一张哭脸,这会不会是某种不好的预示?”

    胖子挠了挠头,“其实这个我也觉得有些奇怪,你说好端端的干嘛要画一张哭丧着的脸呢?意思到底是要我们进还是不进呐?”

    在胖子说话的时候,我立即又打着手电到其他几个岔口里瞧了瞧,一圈儿还没看完,突然,我居然在另一个岔道口的墙壁上又看到了一个人脸涂鸦的记号,而且还是张笑脸!

    我立即就招呼胖子和黄和平过来看,看情形记号应该是同一个人的手法。

    “诶!是张笑脸!看来咱们应该走这条路才对!”

    胖子兴奋地跳了起来:“既然咱们在两个岔口里分别看到了两张不同表情的人脸涂鸦,那这肯定就代表了不同的寓意,有笑脸的这条路肯定才是安全的!”

    我和黄和平也觉得走这条路可能更靠谱,毕竟我们几个可以说都是被那张笑脸记号一路引到这一层来的,既然之前都没有出什么差错,那我们也觉得可以继续跟着这个记号走!

    几个人打定了主意,扛起行李就走进了刻有笑脸记号的通道之中,通道很窄,一次只能容一个人经过,两侧的木质墙面直接与顶板相接,用手一敲发出咚咚的闷响。

    刚往前走了十几米,通道突然一分为二形成了一个三岔口,摆在我们眼前的有两条路,我和胖子习惯性地就去找那个记号,可令我们谁也没想到的是,两个岔口里居然都没有发现记号!

    胖子很不相信地又去找了一遍,可还是没有找到,挠着头就说:“他娘的,怎么记号突然就没有了?这家伙也太不厚道了,带路居然只带一半儿,难不成接下来的路是要我们自己选吗?”

    没有找到记号我心里也很纳闷,即便这记号不是专门给我们几个留的,那也肯定是有人为了方便自己回来的时候不会走错路而留,所以无论如何记号也不应该会在这里中断啊!

    就在这时,我发现黄和平的脸色突然变得紧张起来,只见他正将手电照向了其中一条岔道的深处,我顺着灯光一看,发现这条通道的尽头居然站着一个……白色的人影!

    我吓得浑身一抖,赶紧也将手电光照了进去,再一细看,发现那不是个人,而是一具站着的白骨!

    就在这时,胖子突然在另一个岔道口前也是猛地一惊,我立即凑过去一看,发现通道的尽头居然出现了同样的画面,也站着一具人的白骨!

    两具人骨都是面朝里背朝着岔道口的方向,并且还都是一副正在朝里走路的姿势,给我的感觉就好像是走着走着突然就死在了里面,而且还是站着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