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蝉声 作品

葡京注册赌场

    “叶涛,我们……”赵依生怕叶涛多想,急着去解释,反而更有嫌疑,白梅珠一脸看戏的样子,款款坐下,

    “祭先不在房中,我来看看他是不是来找锦华了。”叶涛跟个没事人一样浅笑,高锦华在门口回应道 “二师兄没有来找我,可能去杨寒那了。”

    “那好,我过去一趟。”叶涛看了赵依一眼,他的目光依旧是充满了爱意,可赵依不能明白,他为何就直接走了。

    “诶,叶涛~”赵依心想留下叶涛,唤着他,他却没有回应,赵依一颗心忐忑不安,该不该追出去,才迈步,身后传来高锦华的声音。

    “别追出去了,大师兄既然要去找杨师弟,你在一旁也是多余的。”

    多余的?赵依看向高锦华,心中疑惑不已,他们师兄弟一起的时候自己怎么会是多余的?

    高锦华不理会赵依投来的好奇的目光,转身回屋,顺带把门关上。

    “这个女人,很针对你呀!”白梅珠的白玉梅子扇指着屋内,赵依顺着看过去,心里头没来由一阵气恼。

    “还不是因为你,你会就会,把我当什么了?”

    “大护司,你可不能因为叶涛不理你,你就怪我。”

    对于赵依的责怪,白梅珠相当委屈。

    “算了,不想跟你说话。”赵依撂下一句话,已经往外走了,白梅珠见自己也拦不住人,在身后偷偷说着坏话“唉,女人!”

    次日清晨。

    客栈里,笛声悠扬飘荡、绵延回响,萦绕着无限的遐思与牵念,缓缓地飞升,升到那有着朝阳的天空里,和着云丝曼妙轻舞,如同天上人间的喧哗化作一片绚烂织锦,一幅无声的灵动画卷,一曲清新的玄妙天籁……

    赵依的笛声响起,叶涛经过,情不自禁驻足在东苑外,还是忍不住要进屋里去看看。

    在赵依身后停了一会,赵依回过头来,问道“好听吗?”

    “好听!”叶涛发自内心的回答,两人就这样面对面,笑容如同微风浮在脸上。

    而这宁静被高锦华的一句话给破坏了。“大师兄,你又要出门吗?”

    叶涛和赵依都看向房门口,高锦华今日打扮落落大方,讨人喜欢,叶涛点头,“嗯。”

    “你要去哪里?我也想在天滨城逛逛,你带我一起出去好不好?”高锦华忽略了赵依,向叶涛走去,赵依心口好像被人捏住了一下,揪心得紧。

    叶涛柔声道“嗯。”

    赵依一听,心头忽然涌上来一股怒火,“叶涛,你……”

    叶涛和高锦华向她看过来,赵依又突然丧失了所有的勇气,再大的怒火,只要他一个眼神,赵依什么都可以忽略掉,转而轻声道“你跟高姑娘出去吧,我再练练这曲子。”

    “好。”

    叶涛应到,便与高锦华出门去,只留下赵依一人独自怅惘,“真的生我的气了?”

    沧海。

    杨仙和金乌从天滨城回来,水宫里十分宁静,没有侍卫把守,也没有虾兵蟹将巡游,杨仙不免担忧。

    “奇怪,水宫里怎么一个守门兵都没有?”金乌也觉得奇怪。

    “你在这里等着,我去禁室看看。”

    沧海的禁室至今只有三个人可以进出,除了万苍自己,就是杨仙和水灵了。而如今水灵还在五嶷关着,也不知飞尧去了哪里。

    进了禁室,杨仙一直小心翼翼,也不知这万苍到底在不在,每走一步都觉得心头增加了一些压抑,也不知是因为什么。

    这几年异常安静,没有什么动静,杨仙感觉万苍并不在禁室里,正在杨仙要往回走之时,空气里忽然多了一丝腥味。

    还没反应过来是哪里飘来的腥味,一声嗷嗷叫就从头顶传来,杨仙抬眼往上看,不看还好,一看这画面真令人心惊胆战,只见万苍不知是何原因,化为了蛟龙原形,盘旋在上空,正在向杨仙俯冲直下。

    “啊~”

    一声惊叫在禁室里回荡,杨仙一个激灵的闪身,避开了万苍正面的攻击,闪退到一旁。

    心跳还未平静,杨仙依稀听到自己的心跳声,还有微微起伏的心口,心脏快要跳出胸口,万苍失去了心智,嘴角流血两抹已经干掉的血迹。

    “苍王,您怎么了?”杨仙平复心中的惊慌,问道。

    可万苍已经几近癫狂,什么也不清楚,眼见着万苍又朝着自己攻击,杨仙心一狠,手中白练才窜出,身后一道疾风呼啸而来,略过她耳边,身旁,与万苍纠缠在了一起。

    一只体型与万苍的蛟龙原形一般大小的鹰。

    杨仙眼角湿润了,他在她面前现原形,触碰了她内心最深处的记忆。

    只是这会并不是一个可以回忆的时间,杨仙见万苍失了心智,只好乘金乌缠住他之时,乘机把万苍绑了,只见两道白练从杨仙手中支出,将万苍的身体缠绕了一遍又一遍。

    万苍挣扎着,仰天长啸,那震天的声响,几乎是要把水宫的禁室吼垮,杨仙被这巨大的声响吼得耳膜微微疼,金乌化了人形,又是倏忽一下窜回杨仙身旁,一手抓起身上的披风,救给杨仙挡着万苍的吼声。

    “他可以挣脱的。”

    金乌轻描淡写,没见过杨仙这般捉急,“他需要一些血。”杨仙看向金乌,金乌决计不会把自己的血给万苍的,她知道,便一手拨开了金乌的保护,略微施法,一道红色的粉末状的气流灌输进万苍的身体。

    “你这样为了他,值得吗?”

    金乌在一旁沉静好一会,才开口,不敢相信杨仙可以为了万苍坐到这地步!

    “我知道你没有想要救苍王的心思,那我就自己救了。”

    “你……”

    金乌顿时无言以对,“行,我不打扰你,我看着你就行!”

    金乌退到一旁,双手环臂,漠不关心的冷眼旁观。

    万苍喝了杨仙不少的血,渐渐安静了下来,眼见着杨仙的脸色渐渐变得苍白,金乌微微皱眉,又心疼又恼怒。

    “杨仙你可真傻!”

    金乌低声说着,却是让杨仙听进了耳里,杨仙嘴角扬起一抹笑容,却是依旧没有收手,金乌摇了摇头,紧过来帮杨仙。

    “你走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