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光之北 作品

葡京注册赌场

    当然,如果仔细算起来,其中有一点,也是无法忽略的。

    那就是佛道两家方外之人,隐隐对忘情宗的武功有所克制。因为前者秉持清规戒律,化小爱为世间大爱。此等境界,远在忘情宗所标榜的男女情爱之上。

    西门克还在忘情宗修行的时候,他的师父便告诉过他和风朝雪。忘情宗武功以情入道,修炼至极,能以情克敌。然而方外修行之人,其得道者,心智坚毅如磐石,乃是忘情宗武功最大的克星。若是遇上,需小心谨慎才好。如果是遇到金刚寺的僧人,那便是退避三舍,不得动手。

    西门克谨记此条教诲,自从出师以来,杀人无算。但是方外之人,却极少涉及。唯一一次,便是正元教一个不开眼的小弟子,不守戒律,对西门克看上的女子动了心。巧的是,那女子对那弟子也是一眼倾心,二人情不自禁,酿成情果。女子胎珠暗结,只求西门克放过二人。

    此事让西门克大为恼怒,出手将二人腿脚打折,然后折磨了二人半月之久。方才泄他的心头只恨。不过,饶是如此,西门克也没有伸张那小弟子正元教弟子的身份。

    李沐虽然不是正元教和金刚寺弟子,但是他这一身武功,与佛道两家也脱不了关系。别的不说,李沐修行的内功,乃是一桑道人传授的混元一气功。这门功夫,本就是道门正宗。

    李沐从纳精境界,突破入藏意境界时,所借助的力量乃是来自两种不同的佛门内功。十三魁首之一,姝州魁首窦燕山。十殿阎罗之主,自号地藏王菩萨的佛面黑袍人。

    前者的武功名为五尺道,然而归根结底,乃是佛门内功——力士担山咒。就算窦燕山改了称呼,也改变不了其本质。至于后者,李沐至今不知他修行的是何种功法,但是他的出神异相,便是地藏王菩萨。如果说他不是修行的佛门内功,似乎也说不过去。

    如此算来,李沐其实身兼佛道两家。虽然不是真正的佛子道童,但是若说性子坚毅,李沐还真不比他们弱多少,确切地说,李沐如今的心性,远非一般人可比。

    这些东西加起来,就注定了李沐受到恸哭双姝的影响远比一般人小。话句话说,李沐被恸哭双姝所影响之后,恢复神智的速度也会比一般人快。更别说李沐还借着恸哭双姝的幻境,领会了《湘君》一篇所需的心境。再以《湘君》之中湘夫人的怨念与淡然,反客为主。

    以上种种,便造就了李沐几乎在瞬间脱出恸哭双姝控制的景象!

    西门克以为自己的出神异相能够将李沐彻底控制,大意之下便是吃了大亏。响雷剑的锋利,已经有许多人领教过。斩断精铁不在话下,更别说人体臂膊。再加上李沐这小子力求一击必中,将气轮凝聚在剑上,化作剑气。二者相叠,怕是无人敢以肉身直面其剑锋。

    西门克并不是没有办法防御这一击。出神境界就是出神境界,出神境界与藏意境界的差距,是李沐当前无法跨越的鸿沟。李沐这一剑若是当面而来,那么西门克只需凝聚真气,化作绵绵情网,便可以将李沐这一剑连剑带气一同接下,自己不伤一分一毫。

    然而这前提是,李沐当面施展,西门克才来得及反应。李沐知道自己和西门克之间的差距,怎么可能当面刀对刀,枪对枪的和一个出神境界高手去过招?

    李沐唯一的胜算,就是利用西门克对自己的不屑,以有心算无心,在一招之间重创西门克!这看似电光石火的一剑,却是凝聚了李沐的洞察力、决断力与杀伤力。

    西门克整条右臂扭曲若麻花一般,垂在身侧。手臂上的鲜血不断滴落在地,正如同他额上的汗珠大滴大滴落下。“死!”以情圣自居,一副贵公子做派的西门克,在此刻化作了只想杀人的屠夫。

    李沐一击得手,早已向后退去。可暴怒的西门克后发而至,一个闪身,直接来到了李沐面前。西门克这一提速,被废的手臂又一次喷洒出